• 2010-07-18

    王子在睡觉 - [喵~喵~喵~]

    王子回来了,带着他的红色斯坦福T恤和他的尖叫。他转头严肃的看着我,我尽量挤出微笑,神经质的躲闪。王子紧闭的嘴终于溢出笑意。幸福感提升!

    王子睡着了。我在书房背着单词。才100个,就有深度睡眠的欲望……神啊,我今天上午的任务是400个,还必须在11点半之前搞定。不行不行,看看blog,写写blog,用别人的八卦和自己的牢骚唤醒头脑。

    就是这个目的。Done~

  • 很久没买时装、生活类杂志了。最近不晓得出于什么心态,又开始翻阅。

    缘起是楼下开了个“天天悦读”租书屋,随便存了500块进去,每天都可以在书架上找一堆家居、健康类杂志带回去慢慢看。其实慢慢看,也只是3天就要归还,一本2元,还算公道。

    书非借而不能读也。这句古话忽然就在这时候灵验了。以前可能买本书、杂志扔在床头两周不加理会,现在想着因为要还,所以每每急急的读了来。又想这2元的借书费应该更物有所值,因此借阅的时候都要考虑家庭成员的...
  • 背后依靠着半墙,下午5点半的阳光,从半高玻璃幕墙外,交错的透进来。

    周围聚集着乖乖女实习生,走廊上某个男友在等待中睡着。

    滨江东路,5月,下午,夏……

    成都-青城山的快铁开通了,明天成千上万的成都人要去赶这个热闹,一如当初春熙路劝业场开张,那万人空巷的场面。历史顺着锦江,悠悠的飘过来。一切照旧,一切照旧。

    我在锦江的这头,斜倚在破旧的洗手间窗下,远眺蓝色天际簇新的白色云...
  • 今天被提醒有本小说的第一章,可以叫盛夏之前。

    于是我听着豆瓣电台的,“let man burn stars”,开始了今天的题目。

    鼻子稍微有点抽抽,兴许有点小感冒。我问我身边的劣质红酒,是真的么,可以治好么。它回答我一堆无言的小核桃颗粒。还有洗得水润润的琵琶,和一大堆吃不完的蔓越莓。

    这年头叫lady的都爱跟时尚圈扯上点关系。继ladygaga以后,ladytron又唱destroy me,又唱ve...
  • 最近做事很诡异,某个项目即将成功之前,貌似必然会损失点什么,不是车被刮,就是手机被盗……这样的成就未免感觉来得太无奈。难道这就是所谓的destiny……

    A桑来了成都颓废兼逍遥。第一天看到她感觉杂那不真实呢……亲爱的A就在我面前一如既往的妖娆与八卦~虽然有一阵子没有见面,但是熟悉的感觉依然存在并合理着。我还是那么了解她的风格,所以干脆的把她安顿在无人的新家,便知道她可以安静度日,不需额外牵挂...
  • 从来没有见缝插针到这个地步,利用这么也许不到五分钟的间隙,写下一段文字。也许我真的应该多多利用twitter,比较适合我现在状态。

    可是我还是喜欢有点沉淀感觉的BLOG,这样的利用时间,仿佛是偷来的,感觉更美好。也许灵感也更多。

    500d入手了几个月,还没有适当的机会开始拍摄。也许我应该把相机放在车里。走到哪里,拍到哪里。哪里都是不一样的风景。

    最近开始慢慢恢复偷偷喝一杯热巧克力。冬天,就是这么可爱的发生了。
    ...
  • 2009-10-23

    对焦 - [沙之彼岸]

    终于买了相机。但并不是40d。500d也可以满足了吧。配了17-40镜头,虽然没有拿下镜皇,但也可以释然了。这是我的第一个红圈镜头啊。我要好好对待它~哈,其实我更喜欢50 1.8这种花车头,便宜,好用,可以不珍惜……

    世界在棱镜后面,可以汇聚成一个又一个的焦点了。我的焦点又在哪里呢。

    盲目的寻找了很久之后,终于,我给英领馆重庆办事处的官员拨通了电话。

    放下电话,很激动,很释然。只是一个决定么,只...
  • 在Very CD上看到上海台配音版的东爱高清版,经典的日剧,到现在都有人念念不忘。

    忽然想起,看这部剧的心情。其实当时什么都不算懂。只记得有一年情人节,卫视中文台通宵放映。那时的我半夜偷偷爬起来,背着父母打开电视,看莉香甜甜又忧伤的喊:“……完治——永尾完治——”记得那主题曲很动人,记得那歌手叫小田和正。

    那时候只会看男女主角的情感纠葛—...
  • 早上起来,发现一只在Sony本本上结网的小蜘蛛。

    不知道是蜘蛛变得勤快了,还是人变懒了。连电脑显示器这么光滑的表面也可以吊上蛛网了。可我昨晚还用过也。

    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,这一次,没有坚决的拍死它。而是由着它安静的吊着丝线上上下下。也许是雨,也许是年龄……总之,变仁慈了。

    他在我旁边,依依呀呀,叽里咕噜。呵,家里有很多人在忙碌。我却忙里偷闲的坐下来写着这样的文字。不缺心情,只少咖啡与红酒。...

  • 夏季仿佛在立秋的那一天开始消逝。而今次,我却感到意外的欣喜。狮子座进入黄道运行,虽然没有所谓的流星群,但仿佛并不影响天马高耸天际,俯瞰这蓝色星球漫长岁月的某一段切面。

    日食,台风,洪水……渐渐的褪去,世界只剩下暗夜中不停歇的秋蝉。白鹭依然在窗外的河边嘎嘎飞过。超市和甜品店里开始摆放各式华丽的月饼——其实离中秋,还有很长时间呢。更何况今年中秋,对我而言,还面临一个美丽而忙碌的跨越。但是毫无疑问,成都的秋天,在无声无息的侵入&...
  • 收到了《不列颠札记》和《巴黎没有摩天轮》。

    一本是关于英伦的环岛游,作者是某70年代的老美;一本是跟巴黎其实关系不大的小资生活笔记,作者是00年代的老中。两本书都适合在盛夏的午后,入眠之前慢慢翻阅。当然,对我这种看书超快的人来说,也就够坚持两个下午。

    在我看来,畅销书之所以为畅销书,其实是看能否抓住一群无聊读者当时的那份心境。这其中赌运的成分颇大。比如这本“巴黎”,只是看看名字,看看封面,怎么看怎么顺眼,明知道内容是个啥25...
  • 2009-07-21

    太懒 - [喵~喵~喵~]

    文字的长度写得跟上小学的小侄女一样。真的很惭愧。一切归咎于太懒。

    虽然更新多了一些,但是终究没什么本质的变化。当然,我还默默的把这里当成日常写点非聊天文字的地方。总有一天会写得更有意义一些。所以,现在,也是一种意义。

    马上快要入手canon 40d,希望新的镜头下呈现出的照片更有发表欲,免得这里一直很干涸——无图无真相啊。为了相机还需要去配新的隐形眼镜——对模糊的世界,你会有欲望记录么。城市的空气,本...
  • 这一年,已经开始了不到一个月。时光流逝如斯之慢,又如斯之快。

    偶然在网路中发现黄升民教授的私人讲坛。无他,百忙之中抽出时间,也许是睡前,也许是登机之前,在一方小小的空间里,留给学生只言片语。有公务宣布,有私人心情。长短不一,挥洒由己。对于曾有浅浅教导之恩的黄教授,忽然由过去没有感觉的总编辑,演化成为一位颇有血肉人情的故人。感叹之余,反躬自省。黄教授年龄五十有四,尚精力充沛,诲人不倦,东走西忙。我等年富力强之辈,反而时常陷于苦思与踌躇。不知是经历不足,还是信心不足。人要想做到...
  • 好久不见。每次来写新日志,都需要想很久。因为总是忘记账户和密码。

    写文字的间隙,发生的事情数不胜数,大大小小。经常都有记下来的冲动。但忘记更是经常。

    翻翻前面的文字,呵呵,居然有两页之多了。对于我来说,这种目的性不强的坚持,真的是难中之难。

    一直不想像别人那样,带着登陆状态到处穿梭,访问别人的博客,为自己带来丰富的足迹。就是刻意的想在这里写点小心情,给自己看,给熟悉的朋友看。

    没有什么大江山值得歌...
  • 2009-03-29

    喵呜与流浪

    在这样略感疲惫的下午,在某漫画家的博客上看到她华丽的欧洲之旅正在进行。忽然让我想到了,喜欢必胜!宅!急送!的喵呜。忽然很想带着这样一个可爱的生物到处流浪。

    当步履放慢,感觉到本体受束缚,心灵总是不可遏止的无限放大。掐指一算,几个月来,在脑海中翻页的华丽照片也许逾千张,凌乱的跨越N洲N洋~近在咫尺如犍为,塔公,铁佛等等;远在天边如苏格兰边际某群岛,非洲黄金草原,南美粗犷村镇。嗯,身未动,心已远。

    就是这样在蓄积中慢慢体会萌动,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野心与...
  • 2009-02-16

    VD - [喵~喵~喵~]

    寒冷与节日几乎同时远去。

    没了烟花爆竹,没了满天的孔明灯。没了喧嚣与祈愿。

    我所期盼的温暖季节,伴随着意外的炎热和干旱,席卷全国。也许我感受不深。也许是这温湿的盆地,无雨是那么的适宜。

    家中封闭的阳台,慢慢的摆满了盆栽花:杜鹃,仙客来,红梅……无一例外的红色。蜜蜂开始每个上午来造访红梅。那盆红梅桩很美,六角盆里泥土微润,表面有一些青苔和杂草。

    奶奶某次坐在这里打麻将的时...
  • 最近浏览朋友们的博客或者空间,大致的基调都是——2008快过去,美好温暖的2009快来临吧。

    也许这世界,很久没有那么多人在盼望着旧的一年过去,新的一年到来。

    2008年,好像的确是很累。那些报端网络可见的故事,我觉得不必要重复,也不想再重复。

    其实,想想也觉得有些忧郁。为这冰冷的冬天,惨淡的云彩。

    但是,回忆的浮冰后面,总有破冰的冲动——不是么?
    ...
  • 很久没见到这么大的雾。不透明的,白色的水晶体。以致于沙河上常来常往的白鹭,都掩藏其中。还记得碧绿束带般的沙河啊,沿河柔顺生长的垂柳。来来去去,捉食鱼虫的鹭鸟,如此欢快优雅。如今都在这浓雾中,踪迹杳然。

    挥手打车么。它们穿梭来往,却很难看到我。我不凑巧的穿着白色的短袄,一点点温暖的毛围领,格子短裙,黑色平底长靴。不凑巧的穿着。早上很冷呢。

    时间过去1小时,我已经躺在温暖的单间,coco把烫得温热的冷暖包放在被子下面,我闭着眼睛,任由她温温的手指在我脸上涂抹。...
  • 2008-10-04

    10月的某天

    桌上还堆着红提和橘子。昨天的喧嚣,好像还没散去的。黑白格的大方巾围在身上——这个秋天的凉意,开始向我靠近。

    最近的计划,在安静的进行着。一切看来很好。除却掉心里的某个烦恼。为此,我想做设定,写小说。只为纪念和忘却。

    今年秋天就意味着折扣季,过膝靴、格纹衬衣和学院派外套猛烈的来吧。我在应该逛街的几天里,选择了去安仁镇。看到了惦记中的古旧家俱,吃着地主排骨,喝一点点酒。就在小河边的摇椅上睡了一觉,很香很香。

    长假明...
  • 今天路过屈臣氏,又一次看到了他。

    只是在一个小小饼干盒上。他那坚定的眼神,浓密的头发,握紧的拳头,唏嘘的电线,伴着一杯dry...额,后面是我在YY了。

    是的,就是他,我心目中永远的偶像和英雄,Astro Boy!

    铁臂阿童木!当当当!!



    昨天,世界上最大的强子对撞机正式投入运转。人类进入了新一纪科幻与八卦时代。。。

    谣言满天飞啊。我们可以想像下,一个总长28多公里的...
  • 2008-07-15

    大雨,冷 - [喵~喵~喵~]

    传说中7月的雨季来临了啊。

    雨已经下了两天了。

    开始的时候是前天夜里。没有雷电的预告,没有大风的敲门。

    它就那样坦然的淅淅沥沥开始。

    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  在南方不能不重视这样雨。

    我不习惯带伞。所以每当暴雨来临,都坦然的在某个地方等待。

    很少有什么人或什么事能让我这样安静的等。

    也会为这样的雨临时改变计划或者行程。...
  • 2008-07-06

    灰蓝吊带裙 - [喵~喵~喵~]

    妈妈喧嚣的生日宴终于圆满了。

    第一次帮她张罗这样的盛会,真的很累呢。总是担心哪里的细节会不会出问题。

    还好,大部分都很完美。完美的酒楼,完美的包间,完美的菜式,完美的蛋糕,完美的气氛,完美的茶楼麻将,以及完美的返券!

    买了条灰蓝色雪纺的礼服裙,配上菱格镶钻银项链,还有同风格的淡金平底凉鞋……赢得众多赞誉之余还是有不少人提醒我……那个……有点暴露啊~...
  • RT

    盛夏的一场凉雨,终于让我深深的体会到了南国宅院的清冷与祥和。

    一边看着校稿,一边开着游戏,很喜欢忙碌中朝悠闲的人们投上一瞥。

    某网页上写,奋斗是一辈子的事。

    是的,完全没有必要太过紧缩眼前的光阴。

    放松一点,慢一点,往前走,总会走到山那边。

  • 2008-06-30

    昨夜一场大雨

    沉闷了几天的空气。炎热的夏季。

    弟弟昨天说,好热啊,夏天最热的时候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  是么,不是还没到7月。

    又闷又热的下午,我在给妈妈定酒楼、茶楼、蛋糕~

    下周六。妈妈的生日~我们想去她喜欢的红杏酒楼,弄个华丽的房间,叫上几十个亲朋好友~双层的寿宴蛋糕哦~~~妈妈辛苦了大半辈子~可以好好快乐一下吧~

    但是天气还是那么的热啊,热得人心慌意乱,让我回家之后又静思了好久。

    神还...
  • 2008-06-29

    心灵的瑜伽 - [喵~喵~喵~]

    上周去上健身教练的课,折腾来折腾去,被告之身体柔韧度太差~要练习段时间才可以去上瑜伽课~否则很多动作都做不好~

    教练课每次1小时,开始是10分钟骑车热身,然后是各种身体柔韧性平衡度训练~包括练腹部肌肉和背部肩胛~课结束之后是20分钟的椭圆机放松~

    我说,教练你多想些花样给我吧,我喜欢变化。

    喜欢在别人的注视下努力,达到目标。

    每节课后都觉得很爽,没出多少汗,但是心里很通畅。

    当然,也更有助于...
  • 在某黑的博客上忽然听到久违的summer,久违的感觉又回归了。

    不知道非拉哥选择去杭州成立他的Summer团队是不是也这样听到它。

    他说,他喜欢小事谨慎,大事冲动。选择漫画,选择去杭州成立summer,都是感情用事。

    也许他的感情用事,正好是他需要走的轨迹在默默的指引。

    感性的人,如果都能有这样的好运,那就是幸福。

    我当然也希望幸福。

    在前一个月的颠沛流离,心情忽上忽下...
  • 2008-06-27

    安,夏日 - [喵~喵~喵~]

    今天找到一条黑底白格的连身裙,想想还是在北京宽街买的~下摆有一点荷叶样的起伏,V领低胸。。低得吓人。可是很便宜啊~大概50块?便宜又宜人的衣服总是让人心旷神怡的~找了一条嵌水钻的金属腰带,再找一条棕色软皮裤带,一起缠在腰胯~哈,有style啦~头发用玳瑁感的大发卡松松束起来,再找到N年前妈妈给的水晶短项链——即使是穿着拖鞋,在镜子里看起来也那样的美好~哈~既然是慵懒的夏天,就允许我慵懒的自恋吧~

    前几天在wow里,听着关于虫儿飞的童声合唱,在猎人频道里和...
  • 2008-06-10

    九号球,我 - [喵~喵~喵~]

       逃走 翻过围墙 我只能逃走 从教室里头
     今天谁先开球 让谁常点苦头
     绿色地平线上 我撞著 彩色堕落
     也许我这一杆 又没办法进球
     就像我的生活 一直在出差错
     也许我这一生 始终在追逐那颗九号球
     却忘了 是谁在爱我
     却忘了 是谁在罩著我
     从前 书包很满 装不下的梦 就丢了一些
     未来我...
  • 2008-05-02

    萧山一夜 - [喵~喵~喵~]

    动漫节在离开萧山后截止。关于这个展会的信息,以后再说。

    在去杭州之前,萧山的夜晚有点惊心动魄。

    陪同事姐姐简单在楼下吃过晚饭,吃完两小碗菌汤和一碟鱼头。我带着N多水泡回到酒店安静的上网,聊天。同屋的女孩出去夜游。

    很久以后,她扑了回来。后面还有个男子闪进来,“借下洗手间。。。”

    我无语,因为已经换了自己很喜欢的千鸟纹睡衣裤。

    好吧。

    她明显喝得有...
  • 没想到萧山那么远。。。萧远山啊。。。。

    其实也不是很远,只是还要穿过钱塘江大桥。

    打开车窗,飘来的是春天的杭州的味道。

    熟悉又遥远啊。

    磨破了沙氏比猫的脚后跟,休博园的帕里斯得逞了。。。我忍痛坐在第一酒店的大厅,拼命吃一杯提拉米苏。还有热热的牛奶。

    为虾米这时候,会想起塔纳利斯的沙滩,想起伊利丹。难道他和泰兰德是在那里相遇。

    诡异的动漫感啊。也许这就是转了B-C馆的后果...